[婆罗摩火山] 热情与冷漠的结合

延续IJEN火山湖的行程,长途跋涉,即将抵达婆罗摩旅馆时,在缓缓变冷的深夜里,围在取暖的小火炉边,吃着路边小贩的一碗热腾腾的快熟面,是多么的美味。那个在乌漆抹黑的番茄园里施肥的故事,也被记载在这趟的旅程里。

风尘仆仆终于抵达旅馆,原本想要迅速的冲个凉,舒舒服服的入睡,但是热水器却时而很热时而很冷的水,怎么都调不到一个温和的水,赤裸的身子已经冷得受不了,抖得失去控制,还没来得及擦沐浴露,赶紧穿上衣服躲进被窝里取暖。补眠了两个小时,午夜两点起床,三点出发到观景台赏日出。在天然冰箱“冷藏”了数小时,即使是在行李箱里的衣服,围巾,手套等,每一件都是冰冰冷冷的,要套在身上,还得经过一番冰冷的痛苦才能保暖。有了这个经验,第二天的晚上,将所有隔天要穿的衣服,围巾,手套等,都一起盖被睡觉,这样醒来后就可以暖暖穿上了。

第一天的婆罗摩,天不作美。即使下起了毛毛细雨,吉普车还是陆陆续续的出发。心想,这个日出应该是泡汤了。披着雨衣走上观景台,灰灰暗暗的天空,等待日出的心情有点低落。寒风毫不吝啬的刮起。我和SS找到一个位子,撕开其中一件雨衣,两个人就这样缩着身子用雨衣围着躲在里面,遮雨也好,挡风也好,反正就是等天亮。苦中作乐,聊天还玩起自拍。JC到处也看不到我们,忽然听到有人用中文聊天,掀开我们的雨衣,哈哈大笑,就这样,三个人一起挤在雨衣里避风雨。

苦等了几个小时,日出的美景没有出现。等待的旅客渐渐离开。有西方国家的游客竟然拿了旅馆的被单包裹着身子上来,也许他们没法想象在热带国家也会有着冬天寒冷般的气候吧。在天寒地冻的时刻,庆幸有备而来的我们,还有一片蛋糕暖暖肚。能在赤道国家体验到四季国家零度左右的温度,穿着厚厚的衣物,还真的妄想会突然下起雪来。 

离开观景台,上了吉普车前往火山口出发。还未到达,就已经有马夫来迎接了。好不容易骑上马背,有点胆怯,也许紧绷的身子让马儿不舒服,马儿竟然突然的发飚,把我吓到。走着走着,前面的马儿突然拉屎,走着走着,又突然撒尿。

孤独沉思的马儿,忧郁楚怜的画面,背后隐藏了怎样的故事?

费了一般苦力,爬上一段阶梯后,到达火山顶端。为了自身安全,火山口的一小段都设有围栏。我们到达的时候稍晚,之前的游客也陆续下山了,这样也好,避开了人山人海的时刻,否则在狭窄的顶部,是多么的拥挤。

深不可测的火山坑,依然冒着滚滚的蒸气。

整座山几乎都被沙灰覆盖,寸草难生。步行时也要格外小心,毕竟沙灰都是松散的。

当地小贩在兜售花束,据说是为了向火山神的祭祀。这趟旅程,经历了第一天汽车爆胎,第二天继续倒霉又爆胎,买了一束花,一同许个愿,祈求平安,将花束扔向火山口。当天回程前往泗水的路上,对面方向的车子越车时,竟然撞向我们的车子,右边的车侧镜整个被撞掉落,就这么一线之差,庆幸大家都没事,只是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吓坏。连续三天都出状况的机率是多么的难,却都发生了。

日晒高岗的午后,基本上都没什么节目。就随着吉普车司机的提议,去了一趟附近的Savannah Hill。崎岖不平的道路,穿过沙尘地带,酷似寒冷的沙漠,疯狂地经典跳跳跳,假装冷得发抖的摆样,连影子也不放过,比个手势,123456,咔嚓!

越过沙尘地带,映入眼前的却是一大片广阔的绿色山脉。大家异口同声都说好象置身在纽西兰的错觉。一大片的花海,司机说那是热带的薰衣草。远处的亭子,在这片辽阔的视野变得更渺小。然后假装在遗留的取暖炉里暖手。

 继续前进,吉普车摇摇晃晃往山上驶进。高处仰望,下面即是我们所经过的来时路。一片凄静意境的旷野,超凡的自然之美。第一次尝试了在寒冷极点的晚上,体验了按摩是一种折磨。想要尽情放松,但却被冷到发抖的身子给出卖了。忍无可忍时,只好尴尬的要求按摩的当地妇女,用被单帮我把身子盖上,只裸露出按摩的部分就好。

第二天继续前往日出观景台,没雨,繁星漫天,人潮汹涌。日出晨辉,洒下的光辉温暖了大地。片片云海,层层迷雾,萦绕着整个婆罗摩。晨雾下若隐若现的群山,增添了另一种神秘梦幻的景象。

离开前,大包小包的,在婆罗摩火山前来一张全体照。

2 thoughts on “[婆罗摩火山] 热情与冷漠的结合

發表迴響